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三国吕布之女吕娴最新章节

第551章 吕布战马超赵云

三国吕布之女吕娴 | 作者:real觅尔 | 更新时间:2020-01-11 15:40:41
推荐阅读:崇祯盛世朱由检乱晋我为王靳商钰大唐好相公秦天崇祯十五年朱慈烺回到大秦做皇帝扶苏大明极品投资商苏云龙权色声香夏商大清弊主胤祯回到秦朝当皇帝赢高极品贴身家丁燕七

  由爱小说网网提供的《三国吕布之女吕娴》的“第551章 吕布战马超赵云”,请谨记我们网站:https://www.ixiaos.net。

        “我与曹公是有旧盟,可是使者不能只提前盟,却不提当日之前因后果,”吕娴道:“袁公在曹公眼中是逆贼,我父自是更为逆贼,前番曹公来讨,兵败离去,才有旧盟。两方罢兵修好,是彼此之诺,而此盟,却只可让使者来约束我吕氏,却约束不了曹公,岂不是失了公理?!使者大人,谈判不是这么谈的。”

        “这么说,女公子是绝不肯签这盟书了?!”曹使者道。

        吕娴笑道:“这就看曹公肯不肯答应许一州之土了,昔有舍肉鉰虎之气魄,奈何今日曹公却吝啬也?一面骂着狼虎贪婪,一面还要虎狼相助,又不肯割肉,岂不是两面好处占尽,却吝惜不肯付出分毫?!莫非是曹公惜土,或是战后另有打算,还欲毁盟来攻我徐矣?!”

        曹使者被堵的辩解不能,关键是不能在这方面辩了。他只好道:“功过之事,是天子赏罚,曹公只恐无法与诸侯分土。”

        “使者如此说,娴也没有办法了,”吕娴笑着将盟书的笔墨纸盘子推了回去,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关键她是好言好语,并没有辱骂,在这个时代,算是有风度了。

        曹使者与副使等人面面相觑,脸上都没了笑意,尽是沉重。

        怪不得昔日曹公曾输于这位手里,这一位,别看年轻,可是,一言一行,尽是挤兑,半点不吃亏,又不失风度和礼仪,这样的人,还如此的年轻,再加上吕布的武勇,如何能不让人胆怯。

        只怕她早知道,这份盟书根本是不可能签成的,所以才如此轻松。

        汉室还存,汉天子犹在,这天下,公认的,默契的还是汉室天下

        便是真敢许土,哪个诸侯敢将裂土之事写在盟书上,第一,曹操不可能这么干,第二,便是敢,也绝不能这样写上,这就是现成的话柄。

        天子还在呢,你就敢在盟书上公然裂土分疆?!疯了才这么干。

        所以,曹使者此时已然明白了,吕娴与曹操心里都十分清楚,这份盟书签不成,想必她更是心里笃定的,所以才如此悠然笃定。

        那这次,岂不是无功而返?!

        口头的承诺,真的可信吗?!

        现在曹公势微弱,这吕氏要助谁,谁的赢面就大,吕布站哪边,就显得太重要了。

        曹使者又怎么能安心回去?!

        他心中权衡着,怕什么,怕的是吕布这头虎狼,到底会不会临阵助袁,而致曹公兵败。他心里其实十分忐忑。

        陈宫看他们坐立不安,当没看见,也只是捻须而坐,脸上微有笑意,标准礼节性的笑容。

        曹使者与副使们商议了半天,才回座道:“若无盟书,便无诚意,以后,便无标准而参照行事,只恐后面诸事,便不能相互信任,女公子果真不肯签吗?真的不必回禀温侯一声?!”

        “诚意是双方的,”吕娴笑道:“使者若等得起,当然可以等我父亲回城面见,只是我父亲那人是军旅中人,一旦入了军营,何时回城,我也不知!”

        曹使者心中冷笑,这百般推托,分明就是不在意,不尊重他们这些使者。

        吕娴笑道:“不知使者尊姓大名?!”

        曹使者道:“吾等无名小人,何足挂齿?!”

        “原来如此,原来曹使者也知是无名小人,不足挂齿,恕我直言,说这话并非是挑诸位的刺,”吕娴道:“而是诸位其实也明白,此次出使只是求个心安,必是无功而返回矣,不然也不必安排诸位前来,而是遣钟繇前来谈判了。正因知道必无功,才省了力气,用了汝等无名之人。诸位勿怒,我用的言辞非不中听,而是引用了诸位的自谦之语。以娴看来,诸位还是太自谦了,或是娴的重量不够,以至诸位使者不肯通报姓名。或者,曹公心知必然如此,盟书一事本就无足轻重,所以才遣诸位来走个场子而已。”

        臧霸在身后微抿起嘴角,女公子说话一向都这么直白,曹使者的脸色都青了,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怒的,却是隐忍的,看上去有点可怜,手都气的直抖。

        陈宫却是轻笑一声,道:“世间老奸巨猾者,唯曹公是也!”

        “公台与曹公有旧,曾侍在鞍前马后,一同逃难过,我徐州相公台,比汝等更了解曹公啊,而你们还是不明白曹公之心,也难怪想不透这前后心思,才如此为难,其实在娴看来,大可不必,”吕娴笑道:“大敌当前,你们就不曾揣摩过曹公的真正心思吗?!”

        曹使者的脸色都挺沉重的,却道:“若知曹公者,非臣子所能料也。”

        “钟繇在何处?!他去了西凉韩遂处吧?!”吕娴道:“倘若来徐州可有功,曹公必遣钟繇至此商谈。所以诸位使者大可不必再白费力气,我曾与曹公有口头盟誓,如今又承诺于使者,若曹公不背,我吕氏也必不背,如此,已成功矣,使者可安心回许,曹公必不怪,反有嘉奖。”

        曹使者叹道:“知曹公者,女公子也,既然如此,我等也好早日回许复命,见过一次女公子,已可回转也!”

        “正是如此!”吕娴笑道:“那娴便不久留了。”

        曹使者早归心似箭,竟是午后便要出城回去,立即告辞,命人已开始准备车马等。

        吕娴也起了身,道:“一路顺风。”

        “恭送女公子,切莫违昔日之盟,此,曹公之望也!”曹使者都起了身道。

        “必不相违!”吕娴笑着便拱手与他们告辞,陈宫送她出了馆驿,道:“剩下之事,宫来处理,午后必亲送他们出徐州城。”

        吕娴道:“辛苦了,我且去军营看看,公台处理完了此事,便也来军营,我有人要介绍于公台认识。”

        “可是赵云?!”陈宫笑道:“女公子为了此人,不辞劳苦,如今得一骁将,必是欣喜,宫自要去亲眼看看究竟是何等的战将。”

        吕娴笑道:“你一见便知,你必喜他。”

        “哦?”陈宫哈哈大笑,道:“看来,赵云已然投诚愿留徐州了。”

        吕娴点了点头,笑道:“我得去劝劝马超,马超在徐州久矣,曹操必然不安,必会花大力气劝韩遂攻马腾,他如今已候到赵云,也该回西凉去了。”

        陈宫道:“马超那般性情,也只肯听女公子一劝了。女公子且先去,宫处理完事,必来。”

        吕娴与臧霸骑着马带着亲兵出城去了。

        陈宫返回馆驿,曹使者急着离去,他还是要准备招待一番,敬饯行酒的,难免要有一番客套。

        且说马超与赵云二人飞奔出城,一径往军营方向去了,然而吕布早准备了人在候着,在要道上就等着拦截呢,二人一出来便被虎威军给拦住了去路,缠的死死的,有亲兵飞奔去报吕布。

        赵云却是一头雾水,道:“孟起?这是何故?!”

        “演习,”马超这时才道:“子龙助我共战吕布,我西凉兵可不能输于虎威军,不然颜面何存?!”

        “何谓演习?!”赵云道。

        “预演战事,排练兵马布阵,分军彼此击对方,以此在战斗之中,补己之短,知彼之长,这是徐州练兵之法,可汲取经验,利于以后战事谋划。”马超道。

        “原来如此!”赵云看了一下虎威军,笑道:“徐州兵马,确实威风凛凛。”

        马超哼笑一声,道:“再威风凛凛,也还是被我夺了营寨,吕布正不爽呢,子龙且拎枪,怕是有战,子龙可不能放水,不然我西凉兵的脸都丢尽了,怎么回去?!我们二人都不能胜吕布,传出去,有何颜面?!事关尊严,大于生死,子龙可不许惜力气。”

        赵云哭笑不得,笑道:“难怪孟起要寻我来,却不寻宣高!”

        “他?!他当然向着吕布,”马超咬牙道:“岂能与我同心。”

        赵云道:“虎威军好厉害的阵法,若无军师指点破阵,我二人冲不破此阵。”

        “司马懿所布阵法,只怕难解,”马超道:“不可硬闯,还是保存力气,吕布才是大敌。”

        话未落,只见吕布已骑赤兔飞马而来,身后跟着两队虎威军,踏踏的齐声奔涌过来,那地都在震动,赵云睁眼一看,心中已是赞了一声,都说人中吕布,果然不虚!

        吕布未至,却见西凉营中也分兵前来,一阵欲去拦截吕布身后的援兵,一阵则来助马超脱困。

        马超一指,笑道:“我西凉兵悍勇若斯,也不差!”

        赵云去看,果然如此,便笑道:“这是针锋相对了。孟起身边有庞军师坐阵营中,必万无一失。”

        “他还算有点用,知道吕布必拦我,才派兵来救,”马超笑了一下,勒着马缰与赵云分开了,二人合成一个圈,默契的想要分开斗吕布。

        那边吕布已先飞马而至,虎威军阵立即如流水一般空出一条道来,让吕布顺利入内,然后列成一圈,就防着这二人跑呢。

        “马超,你的援兵就是此人?!”吕布横眉倒竖,瞪着马超,又瞅了一眼赵云。

        赵云看着是没半点杀伤力的,因是儒将,机锋敏锐全藏于内,是个低调的性格。

        闻言只拱手道:“末将赵云,参见温侯!”

        “赵云?!”吕布想起来了,道:“我儿数度夸口于你,正好,且来试试汝的身手,可配得上我儿的赞誉。”

        “那末将就领教了,”赵云拎枪在手,对他是完全不敢大意。

        “马超,你求的援兵就是此人,这一个人?!”吕布道。

        马超道:“一个人足以败你!”

        吕布哼笑道:“大言不惭!小子身手不如吾,嘴巴却不肯饶人!能不能胜,一试便知!今日布在,你休想与汝兵汇合,看布不打的你求饶?!”

        马超可是硬核脾气的人,听了这话,便道:“休要小瞧我,还不知谁赢谁呢!子龙,速与我围住他。只要击败他,司马懿想救也救不得!”

        赵云极为稳重,与马超一前一后,绕着圈相互配合起来,一人使枪,一个使长矛,吕布戟一斜刺来,却见赵云枪竿一挑,与马超的矛共同接住了吕布的戟。

        吕布一直以来都是力大无穷的,先前与马超战,马超虽能堪为敌手战上百来回合,却远不能胜他,只能尽量支撑拖延而已,然而赵云与马超合力,竟然可与他匹敌,纵是吕布也吃了一惊,回首看了一眼赵云,脸上的表情有点怪异。

        因为没见过这样的战将,战场之上的战将,有本事的,脾气都不好,不是倨傲,就是逞勇斗狠,还没打架,那骂声先骂出来了,谦虚的战将也有,然而此类人,长的好看的必然少,便是再长的好看,儒雅至此的也更少见。

        吕布诧异的看了一眼赵云,道:“你字子龙?!”

        “云正是字子龙,”赵云道:“温侯,得罪了!”

        “好身手!”吕布笑了一下,更为兴味,不敢再小瞧赵云,专心与二人缠斗,一时三人三匹马,在圈子内锵锵交手,旁人皆不能近前。

        马超得意的道:“有子龙助我,必能胜。”

        “哼,胜负亦难料!”吕布是心不跳,气不喘,赤兔马本又是千里良驹,便是打招奔跑,也是无半丝疲态,反而越战越勇。

        赵云心中也十分震惊,心中甚喜,他对吕布有诸多的猜测,以往的确不喜他的名声,然而也慕他之勇,如今一交手,才知果然名不虚传,他与马超二人配合无间,方能稍制衡平稳。而吕布却反应极快,根本没有半丝的慌张,从容应对!

        热血上来,只顾交手,此时竟也忘了什么胜负。

        高手过招,都是意犹未尽的,吕布频频看向赵云,见他也从容不迫,寻着自己的隙处,便笑道:“昔日布曾与关羽张飞交过手,此二子共战布,也未可胜,而汝小小年纪,竟也如此骁勇,真是难得!”

        赵云却谦虚,道:“云无名辈也,不敢与关云长与张翼德比。”

        “汝之勇武不在他们二人之下,”吕布道:“那张飞莽夫虽勇,却不智,他不是我儿对手,更远非布之敌手也。哼,他那德性,只会夸口骂人。”难以与子龙儒雅可比。顽石与美玉,到底观感不同,吕布对赵云已欣赏七分!

  

 
三国吕布之女吕娴最新章节https://www.ixiaos.net/shu/1370/,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崇祯盛世朱由检崇祯十五年朱慈烺权色声香夏商回到大秦做皇帝扶苏大清弊主胤祯回到秦朝当皇帝赢高修真军师祁冉一等家丁许枫开挂在大唐杨晨大宋镇邪司白羽